全國
切換分站

利率并軌靴子落地 房地產貸款難獲益

2019-12-22       瀏覽次數:9

掃描到手機,新聞隨時看
掃一掃,用手機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給朋友

利率市場化改革邁出實質一步。
房地產網
8月16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運用市場化改革辦法推動實際利率水平明顯降低、解決“融資難”問題,核心內容包含兩點:一是增設LPR5年期以上品種,二是將LPR定價機制確定為“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加點”。
房產網加盟 
第二天即8月17日,央行發布公告稱,改革完善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引導銀行貸款利率定價從參考貸款基準利率轉向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

根據公告,央行將授權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于8月20日首次發布新的LPR,并于之后的每月20日(遇節假日順延)9:30公布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同時,報價行由目前的10家擴大至18家,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和民營銀行各占2家。

自1993年以來,我國持續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利率并軌又被普遍視為利率市場化改革中的“最后一公里”。“LPR新機制的長遠意義更加重大。”交通銀行(601328)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此輪改革將LPR掛鉤MLF操作利率,增強了央行對于信貸市場融資成本的“抓手”,為未來進一步暢通貨幣政策的利率傳導渠道奠定了基礎。

有疑問提出:此次利率并軌會否造成房貸利率下降?

央行公告中指出,LPR利率將由原有1年期限品種擴大至1年期和5年期以上兩個期限品種,而居民房貸大多屬于長期限貸款,應采用5年期以上的LPR利率為基準。“在當前房住不炒背景下,1年期LPR利率可能更為市場化,而對5年期以上LPR利率,央行或仍會有所指導。”上海(樓盤)財經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中泰證券研究所政策組負責人楊暢對時代周報記者解釋說,“整體而言,房住不炒的戰略定力會延續下去,房地產相關貸款恐難從本次并軌中獲益。”

更換定價錨

此輪利率改革的核心,在于將LPR與MLF操作利率掛鉤,發揮定價作用。同時,現行的存貸款基準利率將逐步淡出定價邏輯。

早在2013年,國內就已啟動LPR報價機制,但由于LPR和貸款基準利率變動幾乎同步,LPR在市場中一直形似雞肋:不能及時反映市場利率變動情況,從未受商業銀行認真對待。

對市場利率來說,相較LPR,存貸款基準利率才是關鍵。長期以來,存貸款基準利率的重要功能之一就是給出主要金融機構資金價格的兩個錨:一個是負債端的定價基準,另一個則是資產端的定價基準。

但這一次,決定貸款利率的“錨”被松開了。

據央行相關負責人介紹,改革后,各報價行將在公開市場操作利率的基礎上加點報價,市場化、靈活性的特征將更加明顯。“通過此輪改革,市場以公開市場流動性工具操作利率變化來判定央行‘加減息’的邏輯得到強化,MLF等操作利率的調整也能夠釋放出更強的政策信號意義。”連平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之所以選擇錨定1年期MLF操作利率,主要是因為可以與同期限貸款直接匹配,直接反映銀行負債端從央行獲取流動性的資金成本。

“掛鉤MLF之后,過去的利率定價方式將會改變。”楊暢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改革后,投資者再去關注存貸款基準利率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下一階段,央行將把精力放在合理優化MLF的形成機制上,進一步形成完善的利率曲線。”

向小微銀行傾斜

此次LPR改革的另一大亮點,是報價行由10家擴大至18家。

2013年10月,LPR集中報價和發布機制正式運行,首批報價行共9家,為工、農、中、建、交五大行以及中信銀行(601998)、招商銀行(600036)、興業銀行(601166)、浦東發展銀行。之后,民生銀行(600016)亦加入此行列。

此次改革,新吸納的8家報價行分別為:西安(樓盤)銀行、臺州(樓盤)銀行、上海農村商業銀行、廣東順德農村商業銀行、渣打銀行(中國)、花旗銀行(中國)、微眾銀行和網商銀行。

“此次增加的報價行,城商行、農商行和民營銀行占六家,貼近中小企業、基層企業實際融資需求的目的十分明顯。”楊暢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

以廣東順德農商行為例,該行相關負責人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2018年全年,該行新增各項貸款99.95億元,主要投向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等普惠金融領域:“在順德,不僅有碧桂園、美的等千億元巨頭,更有眾多依托于豐富產業集群而茁壯成長的優質中小企業。”

“此次擴圍,增加城商行、外資行和民營銀行,在很大程度上更加全面地參考了整個銀行業不同的風險偏好。”連平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銀行所提供的金融服務也講求“門當戶對”,中小型金融機構的客戶定位更應以小微為主。

降低實際利率

8月9日,央行發布二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顯示,2019年6 月,企業貸款加權平均利率比去年高點下降0.32個百分點;1—6月,新發放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 6.82%,較2018年全年平均水平下降0.58個百分點。

盡管市場利率下行,但7月金融數據仍不盡如人意:7月新增社融規模1.01萬億元,同比減少2103億元;存量社融增速10.7%,較6月下降0.2個百分點。人民幣貸款成社融增長最大拖累,新增人民幣貸款1.06萬億元,大幅少增3900億元,創2018年以來單月最大降幅;企業貸款占比28.1%,較6月的54.8%大幅下滑。

隨著內外部環境愈加復雜,關于降息的呼聲四起。一方面,市場希望通過降息提振市場信心;另一方面,由于銀行發放貸款時大多仍參照貸款基準利率定價,對市場利率向實體經濟傳導形成阻礙,實體經濟對利率下行的實際感受并不明顯。

“新LPR的發布將會促進實際利率下降。”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張軍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

“變革LPR報價機制,實現貸款利率‘兩軌并一軌’,其實就是變相降息。”中泰證券在近期一份研報中明確指出,LPR利率表面上是18家報價行對市場信用風險最低主體的報價利率,但預計央行在開始階段仍會實施價格指導。

同時,“新機制下,貸款利率的起點由現在的貸款基準4.3%降為MLF的3.3%,并不意味著貸款利率要整體下移1%。”連平對時代周報記者強調,對于資信等級高的大企業而言,新的定價方式會給予企業與銀行更大的議價空間,“而對中小企業來說,銀行對于信用風險的擔憂還是決定其融資成本的根本。”

“對信譽比較好的中小企業而言,新的定價方式會降低融資成本,但對信用記錄相對缺乏的小微企業而言,融資成本在短期內不會有太大變化。”珠三角某國有四大行地區負責人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利率的最終定價權還是在總行手上,“對小微企業貸款而言,由于信用風險而造成的溢價必然持續存在。”
凡注明"來源:新房產網"的稿件為本網獨家原創稿件,引用或轉載請注明出處,加盟新房產網
關鍵詞:
0相關評論

熱點樓盤

更多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